广东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广东36选7开奖直播
首頁>> 動漫游戲>>正文

動漫游戲

傳統文學形象的改編,不應被“泛娛樂”格式化

  最近,某動漫作品的宣傳短片中,哪吒以顛覆形象登場:他頂著黑眼圈與深色煙熏妝,不時露出兩排陰森的牙齒,口中唱著“我是小妖怪,逍遙又自在,殺人不眨眼,吃人不放鹽”,對倉皇逃竄的路人暴力相向。一直以小英雄形象出現的哪吒,這一次為何成了“街頭小霸王”?

  盡管短片尚不足以成為評定一部作品的依據,但其引發的爭議卻具有普遍意義——文化產品策劃創意過程中有個流行詞叫“人物設定”,一些改編為吸引眼球、博取票房,會故意追求“人設”的顛覆,脫胎于故事、傳說、神話的傳統角色也包含在被顛覆之列。然而,許多傳統角色承載的精神價值已經積淀成為其形象的一部分,面對它們,改編的禁忌在哪里?如果只是為了所謂娛樂搞笑,混淆了是非、真假或美丑,與優秀傳統文化價值背離的創意,還能讓人接受嗎?

  “文化文學經典及其人物,是文化傳統的重要部分。可以根據生活發展變化,予以新的解讀。”文化學者、作家孫颙表示,傳統文化可以成為當代想象力的載體,“但是顛覆性的改造應該慎之又慎。尤其是動漫的主流受眾是少年兒童,一些所謂又賤又壞的形象設定,對于兒童的心靈成長不利。”

  傳統文化為當今動畫創作提供可資借鑒的寶貴資源

  近年,國產動漫紛紛聚焦家喻戶曉的傳統形象。對這些形象的開采手法十分多元,有的對人物故事做更符合當下審美邏輯的改編,有的索性讓傳統人物“穿越”到當下。這樣一來,動畫作品既能借力大眾熟知的文本優勢,又起到了傳播傳統文化的作用。

  最近播出的一部神話動畫就用新故事、新敘事,展現傳統經典。白蛇報恩的故事被嫁接到了柳宗元名篇《捕蛇者說》的歷史背景下,用捕蛇少年與白蛇之間的情感,對應傳統文本中那段跨越世俗偏見的崎嶇愛戀。

  有的“故事新編”腦洞開得更大,索性將經典人物挪到當下。以漫畫形式連載多年,有部網絡評分達到9分的動畫片中,東海龍太子、玉兔、嘯天犬、刑天、精衛等神話人物都成為了需要擠班車、趕工期的都市上班族,而哪吒、紅孩兒則成了需要補習數學、英語的小學生。積極向上的日常生活中,角色偶爾展露的“神性”,以輕松幽默的方式完成了一次次古典神話知識大科普。

  經典人物并非不能跳出既有敘事。在尊重優秀傳統文化價值的基礎上解讀傳統經典,優化角色設計,將符合當下審美需求的內容融入創作之中,往往能收到良好的效果。而這種改編是有前提的——有學者提醒,作為文化產品,不可忽視其塑造觀眾性格和認知的功能,另類的角色人設會給觀眾尤其是青少年的“個性設定”帶來什么,需要創作者思考甚至警惕。

  改編活化過程中,“時代表情”需要與文化傳承共振

  “文創產品及其開發、銷售,更多的是圍繞意義的挖掘、生產、消費與傳播,不能用片面顛覆甚至惡搞的方式吸引眼球。”上海理工大學教授任健教授認為,文藝作品通過合理的時代性改寫,從傳統母本中采集燭照當下的精神價值,方能引發傳統文化與當下人心的共振。經典人物不僅是視覺形象,還蘊含著時代記憶疊加而來的精神文化價值,在活化的過程中更要堅守、尊重其背后的意義。

  “孫悟空”這一經典形象得以傳承,就因為其鮮活“時代表情”下從不缺位的正向精神價值:產生于抗戰時期的《鐵扇公主》展現出了沖破束縛抵御外辱的精神氣質;上世紀中葉拍攝的動畫電影《大鬧天宮》洋溢著昂揚向上的樂觀主義精神;近年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則用一段溫情的原創故事,將齊天大圣還原成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展現強者的內省與成長。孫悟空像一個跨越年代的童年精神偶像——強大、勇敢,喜創新、有擔當,帶給人們面對外在挫折與內心恐懼的勇氣。

  顛覆性的“反英雄”書寫是此次相關短片不能讓一些觀眾滿意的關鍵。當年,《哪吒鬧海》也嘗試大膽創新。作品刪去了《西游記》《封神演義》中復雜的神怪背景,在人物關系與動作設定上,也放棄了同時期動畫中常用的戲曲程式化手法,以接近生活的風格展現神話。角色作為“人”的一面被放大,恰恰符合了當年的時代潮流。有評論認為,哪吒可以從稚嫩可愛的小英雄變成為樣貌夸張、舉止粗魯的混世魔王,但是其疾惡如仇的性格特質卻很難被觀眾忘記,受到兒童喜愛的動漫作品,在創新時可以加載流行的“萌”“可愛”元素,也需要小心避開“怪”“殘忍”的泛娛樂套路雷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