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广东36选7开奖直播
首頁>> 動漫游戲>>正文

動漫游戲

中國電競15年 行業飛速變遷

  原標題:中國電競15年: 從花樣少年到退役大叔 逐夢步伐從未停歇

  2003年的春天,一檔名為《電子競技世界》的節目在央視體育頻道上線,主持人段暄帶著CS、War3,一度開啟了大眾對電競的關注。

  15年后的今天,彼時活躍在節目中的電競選手,已先后退出職業舞臺。而經歷過體系混亂、薪酬水平低、設備混雜等諸多狀況后,眼下的電競產業正站在前所未有的熱度之下。

  國內電競產業是否自此步入飛速發展的黃金時代,仍要畫一個問號。但在這片電競江湖中,無數滿懷熱情的年輕人正紛至沓來,在此匯集,也或將在未來離散。

  狂歡

  電競這場夢,成了一代人的信仰。

  11月3日,在IG戰隊以3:0的成績取得2018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以下統稱“S8”)冠軍后,全國玩家迎來了一場集體狂歡。這是苦等7年之后,中國大陸賽區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迎來的第一個冠軍。

  “激動的都要哭了,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蹲守直播的Ella在得知IG奪冠后,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落了地。而就在不久前,她還曾為另一支RNG戰隊的失利而徹夜難眠。

  據了解,在經歷過去年的惜敗后,今年入圍S8的中國隊伍有三支,分別為RNG、IG、EDG。其中,在今年5月份的MSI季中邀請賽上拿下第一個世界冠軍的RNG,曾一度被看作是此次奪冠的頭號種子選手。

  但伴隨著淘汰賽中RNG、EDG的相繼失利,部分玩家已難掩失望,“我以為今年又要涼了,沒想到IG爭了一口氣”,對于Ella而言,這個結果足以彌補此前的種種遺憾,“這么多年的等待,值了”。

  事實上,在諸多游戲玩家心里,當電競站在聚光燈下接受著前所未有的關注時,他們很難不去暢想關于這個行業的美好未來。S8決賽當晚,“IG奪冠的意義”就被刷上了熱搜。

  “就是想要一份認可和肯定吧”,經歷過亞運會、S8等賽事的曝光,在Ella看來,中國電競將迎來新的發展局面,“我們就是想證明電競不是頭腦發熱,也不是玩物喪志”。

  鑒于電競職業選手的年齡普遍與學生階段相重合,對大多數家長來說,自己的孩子放棄學業轉身投入到“看不到前途”、“不那么正經”的行業里,是一場“青春期的叛逆和不懂事”。

  因此在諸多粉絲和職業玩家看來,通過更多的成績和榮譽來改善公眾對“電競”的偏見,是當務之急。

  “我媽就會覺得打游戲是不務正業,一開始家里人也都不支持我”,Allen成為職業選手已有兩年時間,但最初遇到的阻力卻不在少數,“真正開始改觀是他們來看我打比賽,大概能理解我的熱愛和努力了”。

  夢想

  對于更多投身電競產業的年輕人而言,這已經不僅是夢想,而是一份職業。

  11月份,我們認識了電競解說員英凱,在接觸電競之前,他的理想是當一名籃球解說。“我特別愛說話吧,報考大學的時候就選了播音主持”,大學期間接觸到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后,興趣使然讓他從最初的玩家走上了專業解說的道路。

  “在2016年解說了第一場賽事,堪稱‘車禍現場’”,英凱至今難忘這次初體驗,“搭檔的也是新人,兩個人沒有任何經驗,表述完全浮夸,事后被瘋狂吐槽”。想要盡快擺脫新人定位的英凱,在此過程中付出了諸多努力,“學習了大量專業術語,熟讀選手資料,在微博參與各類互動”。

  “如果要定義,電競不僅是游戲,更是體育競技”,英凱對此十分明確,“電競解說與籃球、足球解說一樣,在一場激烈的比賽中承擔著重要的角色”。

  “一般如果在下午有解說工作,可能需要一早起床,花2個小時看資料、做前期準備工作,然后1-2個小時化妝”,英凱對這樣的流程習以為常,通常一套程序走下來,要10個小時左右。“既是一個腦力活,又是一個體力活吧”,往往在演播桌后一站就是幾個小時,保持著亢奮的狀態,還要及時解釋和調動觀眾情緒。

  眼下還未畢業,他就已經被量子體育簽約。資料顯示,量子體育VSPN成立于2015年,以電競賽事和泛娛樂內容運營為核心業務,提供品牌營銷、藝人經紀、電競電視、電競運動場館運營等綜合服務,與國內70%頂級電競運動賽事深度合作。今年5月份,量子體育VSPN旗下的樂競文化獲騰訊戰略投資。

  在英凱看來,值得慶幸的就是獲得了來自父母的支持,“雖然他們并不能完全理解電競到底是什么”,但有了這份理解,這條路也就輕松了許多。

  變遷

  身在局中,Allen切實感受到的,是行業的飛速變遷。

  2003年11月,電子競技被國家體育總局列為正式開展的第99個體育項目。根據《2016中國電競產業報告》顯示,2016年國內影響力較大的賽事共計94個,增幅明顯,游戲直播用戶規模突破1億。

  “大概可以用‘翻天覆地’這個詞來概括吧”,Allen思考片刻,為這種變化找了一個形容詞,“基本上是賽事場館的條件好了、觀賽人數多了,待遇越來越好了、當然粉絲也多了”,他對這種變化喜聞樂見,“早些年哪有這個條件,那時候沒什么關注度,也不存在規則和模式,一團糟”。

  事實上,電競本身需要較高的手腦協調能力和邏輯思維能力,對職業選手而言,一個操作的反應時間,足以改變整個比賽的態勢。因此職業選手的日常,就在不斷的訓練中度過。

  “每天起床就訓練,像上班一樣,平均8-10個小時,有時候可能會更久一點”。Allen坦言,除了對身體素質的考驗,還要有“很好的心態和抗壓能力”。

  在此過程中,就離不開俱樂部的作用:為選手規劃訓練時間、安排健身、組織觀看比賽視頻改進調整,總而言之,就是“成體系化”。“單打獨斗出不了成績”,越來越多的電競從業者意識到這個問題。

  據不完全統計, 2017年初,蘇寧投資TBG俱樂部,更名為SNG戰隊;2017年5月份,京東投資成立電競運營子公司,收購原LPL隊伍QG戰隊與LSPL(英雄聯盟甲級聯賽)隊伍NON;2017年12月份,B站組建BLG戰隊,今年10月份成立電競公司;2018年3月份,新浪正式成立微博電子競技俱樂部。

  回國已有兩年時間的Vivian,眼下正在一家游戲公司任職。“現在行業已逐步過渡到了‘職業化電競公司’。一個俱樂部的背后,涵蓋了賽訓、商務、品牌、行政等多個部門,各司其職、分工明確”,在她看來,“一個戰隊內部,領隊、教練、經理、分析師、后勤人員,缺一不可”。

  事實上,作為一項正規職業,選手的薪酬來源除了賽事獎金外,還依托于俱樂部所獲得的贊助支持、廣告代言等。而目前來看,電競比賽背后已呈現出越發多元化的贊助團隊。

  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S1的贊助商僅為戴爾的子品牌Alienware;2013年,出現阿迪達斯、招商銀行等贊助商;2015年,肯德基、上海大眾斯柯達加入;2017年,奔馳、伊利、歐萊雅男士等品牌入局。

  對于剛剛結束的S8,則吸引了約50家贊助商,涵蓋賽事衍生、及俱樂部隊員。其中,RNG、EDG、IG分別獲得11家、7家、3家品牌贊助。

  此外,伽馬數據顯示,2017年國內電競市場規模達772.8 億,預計2018年將達到887億、用戶數達4.3億人,頂級電競賽事的觀看人數超過NBA總決賽觀看人數。

  未來

  電競這條路,有的人早早離場,有的人仍在堅持。

  在Vivian看來,從選手的角度而言,一方面,電競行業人員更迭迅速,成績是唯一能夠證明自己、并獲得收入的來源。

  “電競和游戲是不一樣的,電競是體育運動,講求輸贏,不是消遣”,Allen對此看得非常透徹,往前數10年,國內職業電競選手的境遇往往與“落魄”掛鉤,“那時候很多比賽的獎金只有幾萬元,團隊5個人平分一下拿不到多少”,進而造成了“熱愛沒法當飯吃”的情況。

  時間走到2018年,隨著產業環境的改善、大型比賽獎金的大幅上漲,職業選手月薪過萬已相當普遍。而對于其中的頂級選手而言,加上代言費用等收入,年薪破千萬也已經不是新鮮事。

  但這一切實現的前提,是能夠贏得比賽。“打不出成績,真的就是在荒廢時間,這是非常現實的,沒有平衡點”。

  另一方面,職業選手的黃金時期非常短暫。

  “大家都知道運動選手的職業期并不長,前幾年也有很多媒體關注到奧運會冠軍退役后難以糊口的事情,但其實電競選手在很多方面與運動員的處境是有相似之處的”,Allen坦言,“電競本身對選手的天賦、身體機能、反應能力、協調度要求極高,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25歲以上就已經宣告黃金期結束了”。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寬泛一點計算,在電競選手的職業道路上,30歲或將是“退休”的門檻。

  經Allen介紹,我們認識了“電競前輩”Henson,八年前他就已經選擇退役,彼時才“二十歲剛出頭”。“現在回想是懷念,剛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是對游戲不顧一切的熱愛”,但隨著年齡的增長,精力、體力和能力都會讓人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更何況,需要開始為“將來做打算”了。

  據Henson解釋,很多電競選手在退役后仍從事著相關產業的工作,包括自己創辦戰隊、經營電競平臺、做游戲主播、擔任教練或賽事解說等。“大的俱樂部相對好一些,但對于一些小俱樂部的職業選手來說,退役之后還是面臨著很多現實的問題”。

  除此之外,從政策層面來講,Vivian認為,監管部門針對將電競向大眾群體進行傳播的態度上還較為謹慎,“雖然從業者都知道‘電競’與‘游戲’是不能劃等號的,但對于很多青少年和圈外人來說,這種界限并不那么明確,也容易被誤解和誤導”,這也使得“每個人可能都認可電競是有潛力的產業,但真正的落地顯然沒有那么容易”。

  在更多從業者看來,哪怕電競產業的未來“道阻且長”,它同樣值得“滿懷期待”。

  在Vivian的期許中,希望越來越多的獎杯和關注,像是“蝴蝶扇動的翅膀”,能為國內的電競產業帶來更多的想象空間。希望未來俱樂部的贊助、融資規模能進一步提升;更多城市對電競產業能夠進行扶持和推動;以及越來越多圈外人的理解和認可。

  “我是個喜歡搞事情的人”,頂著“KPL劉建宏”、“海景房大亨”的名號,英凱倒沒有顧慮太多,“電競是可以干一輩子的事業,無論是解說,還是幕后其他工作,我都愿意去嘗試,最后找到自己的定位”。

  對英凱和更多年輕人來說,未來的電競之路,依舊很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