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广东36选7开奖直播
首頁>> 特色文化>> 根祖文化>>正文

根祖文化

小腳趾指甲分兩瓣就是洪洞大槐樹移民后裔?

你有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小腳趾指甲是不是分瓣的?如果分瓣,意味著什么呢?

小腳趾指甲分兩瓣,外小內大,叫做跰甲,又稱“復甲”,在醫學上稱作瓣狀甲或小腳趾復形,是指小腳趾指甲分瓣而非完整一塊。在醫生眼里,這是件很平常的事,對其“主人”的成長和健康都沒有影響,因為它不具有功能障礙。

可是,近日,臨汾的一個自媒體發布了這樣的內容:“如果你的小腳趾指甲是分成兩瓣的,那么說明你是洪洞大槐樹下走出去的移民后裔。”這個流傳極廣的說法再一次引起眾多網友的關注和廣泛討論。小腳趾指甲分兩瓣到底和發生在明代的洪洞大槐樹移民有沒有關系呢?

山西移民源并非洪洞一地

“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祖先故里叫什么?大槐樹下老鴰窩。”

數百年來,這首民謠傳唱于大江南北,婦孺皆知。說的是元末明初,元軍與農民起義軍戰爭不斷。每當元軍潰敗,元軍便下令“拔其地,屠其城”,大殺起義民眾,全國竟有數百萬人被殺。中原大地、江淮一帶,既是主戰場,也是水、旱、蝗、疫等自然災害的重災區,造成“積骸成丘,居民鮮少”的景象。明朝洪武年間,皇帝朱元璋采納鄭州知府蘇琦、戶部郎中劉九皋、國子監宋納等人的建議,在全國范圍內施行“移民屯田、獎勵開墾”的戰略決策,組織了大規模的官方移民,山西人被遷往豫、魯、冀等中原地區。

為啥會在山西移民?地點選擇洪洞縣?

根據《明史》《明實錄》等史書記載,明初洪武年間先后從山西移民10次,永樂年間移民8次,共計移民18次。主要移民源地是太原、平陽、澤、潞、衛、沁、汾等府州,而平陽府(今臨汾市)居首位,洪洞縣是平陽府的人口大縣。

洪洞縣地處晉南的交通要道,明政府便把移民局設在城北賈村驛站旁的廣濟寺,寺門前的漢植大槐樹,成了各地移民匯集、開拔外遷的集散之地。在這里集中移民,編排隊伍,發放盤纏,然后遷移到黃河河流、長江中下游地區。

復旦大學教授安介生的《山西移民史》統計:“山西移民累計起來,將近百萬人之多。”不論是移民的時間跨度、空間分布,還是遷徙次數、組織形式,都是中國歷史上由政府組織的最大規模的遷民。

相傳是官兵為作記號刀砍每人小腳趾

明政府的移民是官方強制進行的。當時規定,“四口之家遷一,六口之家遷二,八口之家遷三”,而且遷民是以男壯丁為主,不是舉家外遷。

相傳,在當年大移民之時,官府為了對付不愿外遷的老百姓,謊稱:“不愿遷移者,到大槐樹下集合,須在三天內趕到報名。愿遷移者,可在家等候。”人們信以為真,不但洪洞人,就連平陽、沁州、汾州等地的人們也都扶老攜幼,紛紛趕來廣濟寺報名,大槐樹底下很快就聚集起十幾萬人。第三天,一大隊官兵包圍了這些百姓,移民官員將這些百姓編號排隊,宣布強行遷走。一時間,哭聲震天動地,大呼上當。因為怕人們逃跑,官兵就用刀子在每個人小腳趾上砍一刀作為記號,于是至今移民子孫的腳上小指甲蓋都是復形的,據說都是被砍了一刀的緣故。“誰是古槐遷來人,脫履小趾驗甲形”,這個流傳很廣的民謠,就來源于這個傳說。

“脫下襪子,凡是小指甲上有裂痕或指甲分瓣的,都是大槐樹下的移民后裔。”如今,大槐樹尋根祭祖園的導游也會指著“官兵刀砍小腳趾”的浮雕壁畫,給游客解釋,有些游客也會現場脫下鞋襪扳起腳丫子仔細研究一番。

“顯然,這個傳說沒有科學依據,即使真的砍了一刀也不見得會遺傳。”大槐樹尋根祭祖園根祖文化部部長李強說道。

“跰甲”頻率以山西為起點向東南方向遞減

全國究竟有多少人有“跰甲”的特點,其實并沒有一個準確的統計。記者在微信朋友圈做了個小調查:“誰的小腳趾指甲是分兩瓣的?”在千人左右的好友人數里,3個小時之內有60余人回答自己具有“跰甲”的特征。當然,這個調查并不科學。

小腳趾指甲“跰甲”與大槐樹移民到底有沒有關系?2005年,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研究室副教授邊建超、研究生郝衛國等人,對出自洪洞的“跰甲”傳說,做了遺傳學方面的考察和研究。他們的研究成果受到學界和社會的廣泛認同。

復旦大學團隊在我省洪洞縣、陜西周至縣、河南禹州市、江蘇淮安市、浙江湖州市、江西玉山縣和福建永泰縣各選一個鄉村,進行了“跰甲”的田野調查。同時,他們還選擇了10個衛星點,對調查人群的遺傳多態性與“跰甲”的地區分布差異進行對比,得出了這樣的結果:

受調查7個省的“跰甲”頻率分為高、中、低三個層次。其中,山西、陜西兩省為高頻率地區;河南、江蘇、浙江3省為中等頻率地區;江西、福建兩省為低頻率地區。

基于調查和統計數據,郝衛國得出一個階段性和地域性的結論:“跰甲頻率以山西為起點向東南方向呈遞減趨勢。”這一結論,與明朝發生過的移民區分布相吻合:從山西、陜西,經中原,越往東南,移民區就越少。因此,郝衛國等調查者認為:“根據山西一帶的移民情況和民間傳說,我們推測跰甲可能起源于山西……并隨移民向全國各地擴散。”

“跰甲”更多是一種精神寄托

根據邊建超、郝衛國等學者的調查結果,“跰甲”如果與大槐樹移民有關的話,那么移民之前,當地人有沒有“跰甲”的特征呢?“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可能是特殊的地理因素和水土的關系使得洪洞人小腳趾指甲都是兩瓣吧!洪洞人從什么時候有這樣的特征的呢?我翻閱古今史料,關于這方面的記載幾乎是空白,難以考證。”李強說。

山西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李小偉通過對歷史、遺傳學等方面的研究,給出了另一種說法。他說,山西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歷史非常悠久。在明代大移民之前,山西就是漢人與少數民族雜居之地。千百年來,漢代的匈奴、晉朝的“五胡”游牧部落、遼代的契丹人、金朝的女真族、元代的蒙古人和色目人,陸續徙居中原。山西這塊東西狹窄、南北修長的地帶,一直是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必經之地、南遷首選之區。所以,征伐和北方民族的遷入、與當地人通婚,實現了民族大融合。也許是某個民族的先民帶著這種特定的生理標識,通過不同時期的移民、民族融合遺傳給后人,并擴散到全國甚至全世界。

“跰甲”到底是哪個民族、哪個地域、在哪個時期形成的生理特征?李小偉從社會學角度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只能歸結于華夏民族大融合的產物。他說,要想搞清楚,只能通過科學家建立龐大的基因庫,進行認真比對分析才能知道。

復旦大學團隊在洪洞縣的一個村莊調查發現:并不是每個人雙腳都有“跰甲”特征,有的人是一只腳有,另一只腳沒有;“跰甲”父母生的孩子并不都是“跰甲”;也有些家庭,父母雙方有一方為“跰甲”,但他們的子女中,有的有“跰甲”特征,有的沒有。

這就是說,是否“跰甲”,與民族、地域并沒有直接的關系。即便是在傳說中的移民發源地洪洞縣,也并非每個人都出現“跰甲”,就連同一家庭的兄弟姐妹身上,“跰甲”出現與否也各自不同。

 

針對大家的爭論和關注的話題,李強說:“傳說中那個官兵刀砍小腳趾的橋段是真是假已經不重要。當年砍在移民腳趾上的那一刀,仿佛砍在大家的心坎里,為移民后裔們留下了深深的情感烙印,作為一種精神寄托,一代代流傳至今。分散在全世界的大槐樹移民后裔,看到自己分成兩瓣的腳指甲,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總想著回到老家看一看,祭奠一下老祖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