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广东36选7开奖直播
首頁>> 園區基地>>正文

園區基地

文化保稅區:核心不在“稅”,關鍵在如何深度利用

不久前,上海龍美術館在紐約佳士得以逾10億元巨資“砸下”莫迪利安尼的《側臥的裸女》,成為國內外藝術品市場的熱議話題。在各種猜測的背后,藝術品保稅的相關問題也再次浮出水面。近年來,隨著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持續發展,國際化交流、交易的需求日益旺盛,中國藏家在海外購藏的熱情高漲,與此同時,藝術品入境面臨的稅費、運輸、儲存等實際困難讓藝術品保稅的概念落地開花,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都有了保稅區,一些二線城市也在紛紛醞釀保稅區。然而,除了依托文化保稅區“免稅、保稅、免證”的優惠政策外,目前功能單一的保稅區如何讓服務常態化?隨著國內買家國際交易的日益頻繁,保稅區如何深度利用?

應提供產業鏈上的更多服務

“境外文物或藝術品可以通過我們保稅園進行國內展示,可以簡化手續、降低成本。一幅價值100萬元的字畫,如果不通過保稅園渠道,進出口的稅費比例將高達40%。”在今年的北京文博會上,紅莊·國際文化保稅創新園宣布落戶北京朝陽區國家文化產業創新實驗區,據其總經理曹鐵軍介紹,保稅園將在2016年投入使用,除了提供全流程保稅服務外,園區將建設文化保稅協同創新平臺,為不同類型文化產品的設計、銷售等環節提供服務。這是繼天竺綜合保稅區文化保稅園后,北京又一個文化保稅園區。

市場和藏家的需求無疑是催生一個又一個保稅區的重要因素。“保稅區的建立對于藏家來說非常便利,因為我們在海外拍的很多東西只能放在國外博物館做展示,拿回來必須承受很高的稅。我的一些藏品放了3年都沒拿回來,展覽、展示并不方便。”在不久前于北京天竺綜保區舉行的“2015中國藝術品保稅市場高峰論壇”上,門里集團董事長、資深藏家陳冬說。在他看來,除了便捷,保稅區還應該提供產業鏈上更多的服務。“在國外,修復是一個很完整的學科,但在國內只有北京故宮等比較專業,這對于龐大的藝術品收藏市場來說是欠缺的。”他認為,保稅區不但要有“保稅、免稅、免證”,還應該借助時間和空間的便利,建立修復、鑒定專業機構,為藏家提供完善的一條龍服務。

保稅區的發展也讓原本處于產業鏈邊緣地帶的其他行業看到了藝術品市場的新機會。“我們希望在藝術品保稅政策引導下,尋找藝術品物流的機會。”北京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東風表示,國內藝術品物流市場還處于初級狀態,但近兩年文化產業的相關政策,激發了他的興趣。對此,北京天竺綜保區管委會副主任李燕凌提議,物流公司應該就藝術品在保稅區的交易提供一個完整的流程手冊,讓所有的行家、企業清楚地了解流程,比如賣到境內和賣到境外應該是兩套程序。

保稅的核心不在“稅”

雖然在市場多方的參與和推動下,“保稅”的概念在藝術品市場已不陌生,但在大部分人眼中,保稅區的意義僅在于節省稅費。“就藝術品市場而言,保稅的核心不在稅,而是進出便捷、高效流通,在文化保稅園區內進行藝術品的財富管理和資產配置將是未來投資市場的趨勢。”在中國藝術品保稅市場高峰論壇上,北京市拍賣行業協會會長、北京華晨拍賣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甘學軍強調,發展藝術品保稅市場的核心目的是便利交易、價值推廣,而文化傳播最有效的途徑就是交易。

“保稅區能夠提供的不僅僅是保稅服務,我們努力的方向是幫助整個行業擴大貿易。保稅只是其中的一個優勢,我們要做的不僅僅是貨物保稅,目標不在于建成一個保稅港,而是把文化貿易活躍起來,讓中國優秀的文化產品和服務‘走出去’。”此前,歌華集團副總經理王昱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北京天竺綜保區作為促進中國文化“走出去”和國際文化“引進來”的平臺,提供的服務都是針對文化貿易的特征和特點的,目前,藝術品貿易、影視貿易、設計貿易等示范性帶動項目正在有條不紊地運營中。

“現在大家都說設計是個好生意,這個生意怎么做,我們也在不斷探索方法。”王昱東以設計行業為例,向記者介紹了北京天竺綜保區能夠為行業對外貿易提供的服務。據他介紹,除了外界熟知的保稅服務外,還打造了推廣中心、定制中心和買手中心,為設計行業和企業提供服務。在設計推廣方面,北京歌華與韓國首爾設計中心、日本東京設計中心簽訂協議,在綜保區建設中日韓設計產品的展示營銷中心,未來,在這里即可輕松實現采購亞洲最具代表性的設計產品。“同時,我們還建立了網上渠道,并把這樣的展示營銷中心在米蘭、柏林、迪拜等國際城市復制站點,幫助大家推廣。”王昱東說。

考慮到設計類產品潛在的大量定制需求,北京天竺綜保區不遺余力地進行設計定制服務。目前,綜保區內已建成全國骨質瓷定制中心,整合國內的骨質瓷生產企業,聚集2000多位設計師,為全球大商業體以及個人消費者提供定制服務。“這種個性化的消費是未來設計產業的發展方向,而綜保區所要做的,就是引導行業、企業走向這樣一個高附加值的方向。”王昱東告訴記者,綜保區內還在積極培育以博覽會為代表的“買手中心”。“這些買手買的是世界各國具有工藝傳承、非遺傳承的現代制品,包括瓷器、木制品、金屬器皿等,我們將通過資源的整合,為消費者提供服務。”

保稅區促進文物回流應成常態

保稅區是一個提供服務的平臺,一方面,只有圍繞交易進行的服務環節配套健全,才能最大化發揮平臺的效益,另一方面,這個平臺的興起,也給另外一些平臺帶來沖擊。

“市場的放開給國有文物商店帶來很大沖擊,在回流文物這塊,我們也在想如何參與,嘗試進行了一些回流文物的采購活動,但是存在很多問題,比如回流以后走什么渠道?現在基本都是個人攜帶,但國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備的管理,個人攜帶是否適應?”在中國藝術品保稅市場高峰論壇上,陜西文物總店副總經理秦懷戈表示,保稅區的出現讓他們十分關注。“我們也在探討,怎么把國有文物流通主渠道和保稅區搭建起來?實際上我們過去是‘出’,現在可以把回流通道打通。”秦懷戈也提出自己的顧慮和需求:“作為國有文物商店有一套完備的國有管理制度,在稅收等各個方面肯定不如民間從業人員便利,或許需要保稅區提供一個很好的政策。”

 

近年來,海外行家不斷有組織地收集中國文物藝術品,到內地進行拍賣。因為他們所收集的流失文物大多有清晰記錄,受到內地買家的歡迎。據中國拍賣行業協會的統計,近20年來,拍賣形式回流中國的文物藝術品達近10萬件,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不完全統計,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可能超過1000萬件之多。“保稅區只有構建更好的海外回流文物平臺和交易的機制,從海關、運輸、關稅、交易等眾多環節來提供一條龍的科學服務,讓市場各方能夠從中受益,才能真正讓回流成為常態。”業內人士表示。


廣告